特殊的模式让多特蒙德吸引神童,但成功背后也有阴暗面

随着17岁的英格兰中场贝灵汉的签约,多特蒙德进一步加强了他作为年轻天才在顶级比赛中的起点的地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他们也许能把桑丘和哈兰这样的天才保留更长时间。

多特蒙德对“神童”的超级吸引力

贝灵汉

新冠肺炎疫情几乎阻止了贝灵汉加入多特蒙德。三月份德甲中断的前两天,这位英国小将已经去过多特蒙德一次,当时德国媒体认为双方很快会签约。只是这个计划被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四个月后,贝灵汉再次来到多特蒙德,这次进展顺利。这位17岁的英国少年即将成为多特蒙德的下一个超级巨星

在这场转会战中,多特蒙德击败了许多财务实力更强的竞争对手,从曼彻斯特、伦敦、都灵到慕尼黑。这些大俱乐部提供了更好的条件,但在贝灵汉看来,多特蒙德是欧洲顶级年轻球员最好的跳板:它是一个足够大的俱乐部,每个赛季都有稳定的机会赢得欧冠。这个社团也够小,没有那么多明星挡道,可以给年轻人一个机会。

哈兰德

英格兰的年轻球员和经纪人特别关注多特蒙德的模式。毕竟桑乔是在这里玩的。桑丘,20岁,三年前从曼城青年队加盟多特蒙德。在适应预备队一年后,他迅速成为德甲最好的球员之一。他是英格兰国脚,也是欧洲最受关注的球员之一。没有哪个俱乐部有比桑丘更令人信服的例子。

也许不仅仅是英格兰西班牙、法国以及联赛中的很多其他年轻球员都对多特蒙德的模式非常感兴趣。19岁的哈兰德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他父亲在英超踢球,哈兰德出生在英格兰利兹。当整个欧洲都向他伸出橄榄枝时,哈兰选择了多特蒙德,甚至他的父亲也建议这样做。

雷娜

17岁的美国中场雷纳也出生在英格兰。他在欧洲使用葡萄牙护照。当他来欧洲踢球时,他不想去英国或葡萄牙。多特蒙德给了他最好的条件。雷纳被瑞士主帅法布尔从预备队招入一线队,现在是法布尔最喜欢的球员之一。

贝灵汉上赛季16岁就成为伯明翰的主力。有多少人知道多特蒙德球探居然在15岁就注意到他了。之后贝灵汉被列为多特蒙德球探部的重点,定期派人来看他的比赛。多特蒙德的工作人员开始联系贝灵汉和他的家人。多特蒙德没打算这么早挖走他,只是建立了个人感情,以对待朋友和家人的方式和他熟悉起来。这是贝灵汉转会的情感基础。当然是多特蒙德对待年轻球员的方式,给他们上场的机会,这才是最重要的。

登贝勒不是一个正面的例子,桑乔应该留下来

多特蒙德签约后,身价2500万欧元的贝灵汉成为德甲历史上身价最高的未成年球员,可以拿到500万欧元的年薪,比同年龄的桑乔拿到的还要多。《南德意志报》透露多特蒙德和他签了三年的合同,合同可以在成年后自动延长到五年。

签下最好的年轻球员,让他们迅速达到德甲欧冠的水平,是多特蒙德的模式。但是看贝灵汉的合同就知道这种模式是有局限性的。即使贝灵汉在多特蒙德完成了5年合同,他也只有22岁。如果合同不能提前续约,多特蒙德会在21岁卖掉他,类似于桑乔的情况。

moussa  dembele

这个年龄段的球员还远没有达到巅峰。事实上,多特蒙德签下一名球员,不仅仅是为了训练他们以换取转会利润,更是希望他们能在球场上给球队带来回报,组建一支战斗队。

登贝勒的例子被津津乐道,并被视为多特蒙德成功的标杆。加入多特蒙德仅一年,这位23岁的法国中场球员就以违反纪律和罢工训练的方式离开了球队。最后,他如愿以偿,去了巴塞罗那多特蒙德目前已经收到了约1.45亿欧元的转会费。从经济角度来说,很划算,但是对团队建设不好。

当然,多特蒙德同意登贝勒转会巴萨,不仅因为价格确实诱人,还因为他们有桑丘作为更好的选择。现在多特蒙德想不惜一切代价留住桑丘。他们知道没有人能取代英国人。

桑丘

新冠肺炎疫情给俱乐部带来了一些希望。虽然没有公开提出,但德国媒体认为多特蒙德会以1.3亿欧元的价格放手。目前曼联只有一家俱乐部负担得起这个数字。不过曼联和桑丘能不能走到一起还要看具体情况。一方面,曼联目前英超排名仅第五,下赛季还没有拿到欧冠席位。桑丘想打欧冠曼联也需要确保下赛季有欧冠收入。另一方面,即使曼联夺冠,也要考虑花这么多钱的负面影响。现在英国很多人被迫做短工,大量的人被解雇。从社会影响来说,这种转会曼联是很难实现的。

不稳定性是多特蒙德模型的最大缺点

Mukoko

从今年11月开始,多特蒙德训练的前锋穆科科可以在德甲踢球。现在15岁的穆科科很早就和比自己大四五岁的对手一起打球,还在不断打破德国各级青年联赛的得分记录。另一名年轻球员今年夏天离开了,21岁的阿什拉夫不得不被释放。他属于皇马,在过去两年租借到多特蒙德取得了很大进步。与多特蒙德的租借合同结束后,皇马阿什拉夫推向转会市场换取现金,4500万摩洛哥人去了国际米兰

多特德比不上这个报价。由于2019/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他们损失了4500万欧元,这笔钱应该通过出售球员来弥补。国米背后苏宁集团作为大股东,财务上不用担心。好在疫情期间,即便是苏宁集团或者主权基金、石油美元、俄罗斯其他地方的寡头,也支付不了这么多。

Achraf  Hakimi

这又一次体现了多特蒙德的“中间立场”。这家俱乐部很大,可以为贝灵汉支付2500万欧元的转会费。一个桑丘的价值相当于一个德甲小俱乐部总预算的三倍。这个俱乐部太小了,无法与巨人竞争。这让他们很难留住人,形成稳定的阵容。

今年九月中旬德甲赛季开始的时候,多特蒙德没有阿什拉夫,更多的是贝灵汉。索尔克称赞贝灵汉是“前场和防守同样出色的8号球员”。他能帮助球队真正挑战拜仁吗?拜仁作为德国足坛的第一巨人,依然有能力完成Sane的昂贵转会,也不必像多特蒙德那样失去主力球员,重建阵容。

人们只看到成功,却不相信自己会成为失败的人

多特蒙德模式”还有另一个影子。不是每个球员都能像桑丘、普利斯或登贝勒那样迅速成名。塞尔吉奥戈麦斯(Sergio  Gomez岁从巴塞罗那转会多特蒙德,现在被租借到西班牙乙级联赛的胡伊斯卡(huesca),伊萨克一度被认为是“新伊布”,但未能考上德甲,但在被出售给皇家学会后表现不错。丹麦边锋拉尔森去了霍芬海姆,阿根廷中后卫巴勒迪入选国家队,所以在德甲的机会很小。多特蒙德打算把签下1500万欧元的球员卖给马赛,他的价值贬值是必然的。

打捆机di

但对于顶级新秀球员来说,他们看到的是桑丘、普利斯齐和登贝勒,这是他们在多特蒙德的巨大成功,而往往忽略了戈麦斯、伊萨克或巴勒迪。或者说他们看到过这些失败的例子,但对于以自己为荣的年轻人来说,信心才是最重要的。他们只会认为自己是成功的,不会预料到失败。

无论如何,年轻球员只能等主力球员受伤或者俱乐部财政危机的时候早就过去了。1997年,多特蒙德主教练希茨菲尔德不得不用17岁的里肯来换取欧冠奖杯。现在里肯是多特蒙德青训负责人,很多优秀的球员都在他的指挥之下,包括穆科科。

Rickon

里肯说:“现在的球员在15、16岁的时候就接受了非常好的训练。”球员到了17、18岁,战术、心理、身体都成熟了。《南德意志报》调侃道:“1966年德国世界杯贝肯鲍尔获得第二名的时候,他才20岁。这在当时似乎非常惊人。如果放在今天,那么贝肯鲍尔一定在同一个年龄踢了三年球,或者被卖到英格兰去了。”

推荐内容

暂无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