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裁员55人,曼联打了一场500万英镑的比赛。这是疫情下的足球

接下来的两周,欧洲各大联赛的新赛季将陆续开始,但足球疫情的博弈仍在继续。

2019/20赛季,经过几个月的停摆,大部分顶级联赛都选择了在公开赛上压缩赛程的措施,并顺利完成了剩下的比赛。然而,这还不是全部。为了确保安全,苏超、法甲、荷兰等著名联赛都选择提前结束赛季。

在即将到来的新赛季,内马尔博格巴等著名球员的诊断为未来带来了诸多不确定因素,但可以肯定的是,本赛季球场看台依然空无一人,或者只有少数观众。

“现在的主要挑战是面对现实,改变商业模式,以确保未来的生存能力,”布雷迪教授说,他与安切洛蒂分享了这本书。

那么,足球现在面临的现实是什么呢?

上个月,英超豪门阿森纳宣布裁员55人,并削减球队管理费用,以应对目前的财政困难。

在此之前,阿尔特塔教练和他的管理团队已经接受了在未来12个月内减薪12.5%的决定。以前我们开玩笑说“守护最好的克伦克”,现在恐怕真的该守护了。

本赛季夏季窗口,枪手仅花费3400万欧元引进4名新援,其中威廉和塞德里克未签即签。

上赛季,北伦敦的红颜色在转会市场投入了1.524亿欧元。可以肯定的是,疫情引发的金融危机影响了阿森纳转会策略。

据美国体育媒体《Quiet  Leadership(沉静的领导力)》报道,由于上赛季英超联赛中断,所有球队需要偿还英超版权转播商2000万英镑。

联赛重启后,像曼联利物浦这样的大球队平均一场比赛就要损失300-500万英镑。

这些看似微小的损失,实际上已经影响到了转会市场的交易。例如,切尔西新签下的蒂莫韦尔纳,之前无限接近加盟洛普的球队,最终因为一些资金问题而告吹。

拜仁CEO鲁梅尼格近日表示,所有球队都面临着财务危机,巴萨皇马豪门必须出售或租借球员以换取资金,才能在转会市场上有所作为。

低水平的联赛球队正在努力生存

疫情带来的金融危机,导致世界上很多低水平联赛球队遭遇拖欠工资和欠税,俱乐部破产或进入行政托管状态的情况屡见不鲜。

在过去,球队的门票收入将是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但今天这条财富之河已经被切断,并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干涸。

在德国,36支球队联合申请在新赛季开放球场看台,以避免俱乐部破产。

但在足球商业化最完善的英格兰足球英超庞大的转播收入并不覆盖低水平的联赛球队,英格兰A、英格兰B俱乐部来自转播商的收入每年不到150万英镑。

新赛季,甲联赛和乙俱乐部达成工资上限协议:甲联赛球队年薪上限为250万英镑。

乙队年薪上限100万英镑。

以前曼联在全球积极寻求赞助商经常被英国媒体嘲笑,但灾难来临时,他们再也笑不出来了。

2019年,红魔公布的总收入为6.27亿英镑,其中44%来自商业收入,包括与阿迪达斯(Adidas)每年7500万英镑的球衣合同,以及与雪佛兰(Chevrolet)每年5300万英镑的球衣广告赞助合同。

同时,曼联也有50多个区域指定合作伙伴,这些公司每年都会支付少量的品牌合作费,但聚集在一起的话,数额会非常大。

曼联的方式,让他把疫情的财务影响降到最低,打造球队的品牌价值,这将是每个球队未来转型的方向。

布雷迪教授认为,在大球队的总收入中,来自比赛门票的收入正在减少。其实这些粉丝的商业附加值已经远远超过了游戏日的纯收益。

足球革命可能从这里开始

以球员为导向的价值体系催生了现在正在入侵世界的金元足球。但是这次疫情引发的足球金融危机可能会冲击这个体系。

俱乐部越来越重视数据体育科学、AI等领域的研究。据足球数据分析网站WhoScored的创始人阿孔西称,巴塞罗那正准备投资1亿欧元来改善自己的球员数据收集和分析系统。

基于单个球员的价值体系可能从足球金融危机下基于体育竞技和科学的价值体系开始。

1992年,英超的诞生改变了比赛的方式和足球的走向。今天,就像1992年的人们一样,我们永远无法确定未来的足球